瑞典:崇尚平凡

作者:   |  时间:2014-12-15     

瑞典以全世界最好福利而被人称道。诺贝尔奖、萨博汽车、爱立信通信、伊莱克斯电器、哈苏相机、宜家家具和H&M服装俨然代表了瑞典的北欧风情。那么真实的瑞典人是什么样子的呢?瑞典人喜按习惯行事,每次买同一个品牌的东西,忠诚度巨高。每一周排好要穿的衣服,包括内裤的颜色和款式都在前一周做好规划。瑞典人十分警觉,除了打喷嚏,绝少冲动行事。比如,他们不会轻易将自己投入婚姻之舟。他们会先与一个女性同居,生一两个孩子,然后如果没有发现问题的话才向她求婚。谈到婚姻,瑞典人与大多数欧洲人也是相当不一样。所有家庭主妇能做的事,从烹饪到缝一颗扣子,男人们都能做得更好。男女平等在瑞典人看来,它已经超越了女权,最有趣的做法可算是让父亲休“产假”了。所以,当你在瑞典的大街上看到怀抱婴儿闲逛的男士,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因为下岗而无事可做,人家可是在享受父亲的“产假”呢!但瑞典人最具特征的是他们对平等的感觉,即人与人一样。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拥有同样的姓,如Svensson,Nilsson,或者Persson,挣差不多的税后工资,对家具的品味相同,穿的相像,想的都一样。瑞典人是绝对追求高科技的,比如最开始使用跑车中turbo涡轮发动机的就是萨博车,后来被运用到宝时捷和宝马等中。

瑞典人发乎内心赞美别人的话竟然是“他很平凡”。虽然欧洲各国都有“说话是银、沉默是金”的谚语,但实际上南欧人饶舌的多,越往北边话越少。与瑞典同行洽谈业务,他们多以数字、事实说话,言简意赅,从不夸夸其谈。常去瑞典的老同事对我说:“别以为你碰巧遇上了不善言辞的瑞典人,他们受旧式乡村道德观影响,几乎人人都一样。”

瑞典网球明星博格是温网五连冠得主,在球场上他披着金色的鬈发,表情冷峻,双手握拍,大力击球,常被视若天神。可退役后却非常低调地生活,他很少再回温布尔登草地。一度博格还想卖掉所有金牌,他只想做个普通人,除了回忆,别的什么都不要。

瑞典政府被称为平民内阁,办公大楼不设警卫,许多大臣骑自行车上下班。有一次首相在其居住的公寓水池边洗袜子,被记者抓拍后登在报上,后来“平凡”这种瑞典人崇尚的价值观一时成为世界多家媒体的头条。

瑞典人崇尚平凡与瑞典社会没有明显的等级、财富差别有关系。哥德堡商会卡尔先生告诉我们,在瑞典只要说姓卡尔,大家都知道他是皇室后裔,过去平头百姓给他写信必须尊称“您”,这种高人一等的待遇使卡尔先生很不舒服,他们家族决定放弃皇家姓氏而改用平民称呼。以前瑞典很多城市住宅区分为富人区和贫民区,今天这种差异已经消失。瑞典经济增长迅速,政府努力公平地分配财富,社会福利从摇篮到坟墓应有尽有、人人皆有。在这种氛围下,很少有人想出人头地,也不会有一夜致富的想法。

瑞典人崇尚平凡还和路德教义的影响有关。他们向往过一种比较从容的生活,最喜欢的度假方式是远足。瑞典全国遍设健行步道网,笔者曾坐车看过其中一条,全长500公里,远离都市乡镇,不见人烟。步道每隔一段设有休息站,供游人吃饭、洗澡、留宿,继续第二天行程。粗略估算,每个步行者背负的东西不下20公斤,沿途还要跋山涉水,在我看来很辛苦,而瑞典人却乐此不疲。他们把与大自然密切接触看成心灵疗养,可使长期生活在都市里的人多一份平和,少一些浮躁,让健康的身躯里有一颗健康的心。

长久以来,瑞典人已经把甘愿平凡当作信念。有一次拜访沃尔沃汽车公司,与接待我们的本格森先生交谈,得知他就要成为第二个孩子的父亲。他说等妻子生产后想请三个月的“育子假”,这种事乍听实在令人惊讶。本格森先生说:“如果因为这次休假而失去晋升机会,我不会后悔。从事平凡的工作,心灵一样很伟大。”在他看来,财富、地位、信念三者,唯有信念才能使人充实。

看了这些,你可别以为当代瑞典都是平庸无为的人。二战后他们的发明仅日常所见就包括速冻蔬菜、汽车安全带、真空吸尘器、电冰箱、单镜头反光照相机、心电图记录仪、伽玛刀、心脏起搏器和超声波检查仪等,他们创立的世界著名品牌有沃尔沃、萨博汽车、爱立信通讯、伊莱克斯家电、哈苏照相机、宜家家具、H&M服装等,光果汁纸盒这一项发明每年就能带来70亿欧元的收入。

瑞典人高高个儿,金发碧眼,冬天戴顶羊毛帽儿。他们生性腼腆、含蓄寡言,认真、勤奋,难得对自己一笑。瑞典人喜按习惯行事,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为的只是在出发上班前有足够时间阅读晨报。——因为上班总在八点后才开始,所以可推断瑞典人的阅读速度并不那么快。

除了自己,瑞典人通常关注的事物依次为:金钱、所从事的职业、家居、冰球,然后才是家庭。他们也喜爱动物,这里主要指的是狗。在自行车后面牵一条巨大的阿尔泰猛犬,花上几个小时穿过城镇街道,对他们来说是寻常事情。

瑞典人通常都很守时、诚实、可以信赖、干净整洁,也很守法。说他们守法的依据尤其体现在人行十字路口。不论天气多么糟糕,他们宁愿站在雨中淋个湿透也决不横闯空无来车的红灯。同样,他们总不忘记系安全带,从不酒后开车,总及时交纳电视费、申报税单,遛狗时总带只塑料袋。等而往之,不一而足。

瑞典人喜欢显得知识面广泛,可以花几小时去研究诸如核能、第三世界、环境污染、南非形势、大蜈蚣的性习惯之类的重要问题,与此同时只好少注意那些次要的事情,如邻居的名字,或者某一种啤酒是否该受禁等等。

如果涉及到保健问题,多数瑞典人不免有些盲从。他们常有规律地在周末时间里去最近的林子里跑步,花数小时在地下室里蹬固定于地板上的自行车。由于牢记卫生问题在心里,许多瑞典人也已放弃了抽烟、食糖和晚间的咖啡,也不会在晚十点后才上床,不会与陌生人混在一起。

瑞典人是决不承认有任何偏见的。所有的外国人对他们来说都像瑞典人一样,尽管他们自己实际上并不会有南斯拉夫、希腊、土耳其、波兰、意大利、芬兰或者捷克斯洛伐克的朋友。除了姓名、生活习惯、在厨房里养殖蔬菜、挟带刀剑、抢劫银行、靠社会救济生活、挑拣职业、饲养兔子、打老婆、说瑞典语时好像在嘴里放了个粘胶块等等之外,他们可以肯定外国人跟他们自己实在没有多大区别。

还要说的话,可以简而言之:瑞典人热爱阳光,痛恨排长队,喜欢第一个登上公共汽车,讨厌冬天;享乐性爱,却不容忍吉普赛人,相信国家卫生和福利局所说的一切,却怀疑上帝,崇拜Ingemar Stenmark,只在饮酒时才会喝醉,是地道的爱国主义者——连内裤上也绘着瑞典国旗,每周去酒品专卖店访问两次,却只在圣诞期间探访父母,上英文班学习,等等等等。当然,瑞典人也难免会因一些事情而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