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工业部长:袋鼠肉很快将出口中国

作者:   |  时间:2015-07-13     

历时十年谈判的中澳自贸协定(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FTA)自6月17日签字落定之后,中国和澳大利亚对于协定内容均提速推进。

根据中澳FTA,在货物领域,中澳各有占出口贸易额85.4%的产品将在协定生效时立即实现零关税。减税过渡期后,澳大利亚最终实现零关税的税目占比和贸易额占比将达到100%;中国实现零关税的税目占比和贸易额占比将分别达到96.8%和97%。

而2014年,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中国第8大贸易伙伴,中澳双边贸易规模从2000年的84.54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1369.5亿美元,年均增长22%。自2010年来,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

近日,澳大利亚工业兼科技部长伊恩·麦克法兰(Ian Macfarlane)访华,对澳大利亚的能源、资源和科研领域进行推广。他认为,中澳自贸协定为两国资源、能源及制造业的贸易和投资的推进提供了更多机会。而澳大利亚在此领域将有怎样的具体实施计划?国际资源行业的下行状况对澳在中国的推广是否有影响?针对这些问题,麦克法兰在北京接受了财新记者专访。

财新记者: 这次到中国有些什么会见计划?

麦克法兰: 我们这次的会见计划很广泛,将会见很多的中国公司和中国政府的部长们。比如中国国土资源部部长、科技部部长、中国数家银行代表、中石油、中海油的代表等。我们很希望两国在科技领域、特别是利用科技提升生产这个方面,能有更深层次合作,这对两国都很重要。

另外,我还会见了一些可以帮助我们把袋鼠肉出口到中国的中方代表。其实袋鼠肉在澳大利亚甚至全球都不是一个新的出口商品了,但中国人对袋鼠肉可能还不太熟悉。所以我们还需要解释一下:袋鼠其实不是濒危物种——袋鼠的数量比澳大利亚的人口总量还要多一倍;食用袋鼠肉其实非常卫生、非常安全。

财新记者: 自贸协定签订之后,大家都知道自贸协定意味着“更多的机会”,那么您这次到中国来,有些什么具体的推广计划?今后几年的推广计划是什么?

麦克法兰: 其实目前我们还没有具体的推广计划出台,但是消除两国间投资障碍的计划现在已经有了,那就是这次签订的自贸协定,我们以后会根据此协定促进更多的中国对澳投资。而中方希望澳大利亚对其投资的项目有一个非常长的清单,我国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都予以通过了,这个方面我们会继续跟进。跟我比较相关的有,利用科技去提升制造业水平,并把这类具有科技含量的零部件出口到中国。澳大利亚是一个出口依赖型国家。我们只有2300万人口,而中国有13亿人口,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所以获许进入中国市场对我们是很重要的。

财新记者: 全球的资源行业处于下行已经很久了,中国也不例外,甚至有些资源行业可以得到政府补贴。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在中国推广澳大利亚的资源和能源呢?

麦克法兰: 从全球范围来讲,澳大利亚是少有的能源进出口国,所以我们是一个能源强国。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能源投资,一直都很成功。他们也会投资电网,也很成功。在南新威尔士州还会有许多私有化的机会。中国对中国的能源行业有补助,对我们的影响其实比较小。我们很高兴看到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所有的外国投资都需要通过我们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我们主要考虑的是这些投资是否对澳大利亚有利。可以说,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数百项投资,目前都很成功,我们对此很满意。

澳大利亚西部近期宣布了目前正在着手的一个工程和设计方案,大概一年后我们可以看到最终的投资计划出台。中海油是这个项目其中一个大的投资方。中石油目前也正在通过Arrow Gas和壳牌公司寻找合作机会。普通金属投资这块还很强劲,所以铜、锌、银之类都不错。中方有对铜开采投资的。铀开采也有一些商机,不过福岛事件之后变得有些困难了。目前都是有些机会的,只是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财新记者: 澳大利亚同中日韩都签订了自贸协定,那么这三个自贸协定会不会导致中日韩三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形成竞争呢?

麦克法兰: 其实这三个自贸协定各有不同,并且在签署自贸协定前,这三个国家同澳大利亚的贸易就是有区别的,但是也有很强的竞争。签署自贸协定并没有改变这一点。我们每次签署的自贸协定都反映了跟合作国家的贸易投资特点或优势,协定将强化这些优势。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自贸协定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自贸协定。签署自贸协定的目的不是为了排除竞争而是为双方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和更多的投资。目前世界经济状况不太明朗,有更好的市场准入是有利好的,而竞争肯定会在这三个国家间继续存在。

财新记者: 澳大利亚最近没有重新启动开发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白皮书。您觉得中国会参与其中吗?

麦克法兰: 会的。中国已经在参与澳大利亚北部矿业、天然气的开发进程之中,比如中海油。而中石油和澳大利亚北部开发的关系也很紧密,他们希望在那边建工厂。而对普通金属和铀方面的开采,我们也看到有中方表示有兴趣。在农业方面,已经有中方对甘蔗产业有投资了,可以看出澳大利亚农业或农业经济方面的投资,对中国人还是有潜在吸引力的。当然,还有旅游方面,来自中国游客的增长量可以算是最高的。对于中国来说,澳大利亚北部的确有很多不错的机会。

财新记者: 有些澳大利亚人抱怨说,中国投资者促成了澳大利亚房价的上涨。您怎么看?

麦克法兰: 我不认为这是中国造成的,人们有权拥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你要在澳大利亚购买房产,我们有一套完整的制度和流程应对。在世界范围这也挺正常的。就我的经验来说,中国的投资对澳大利亚是有利的,尤其是农业方面。以昆士兰的库比棉场(Cubbie Station)为例,如果不是中国人把它买下来,那个棉厂可能早没了。有的时候,人们评论时其实对事情并不是很了解。所以,投资是需要走流程的,此类投资是需要管理的。这是惯例,中国肯定也有类似的规章制度。但管理不意味着我们不要这种投资,管理只是为了确认这种行为是在我们的框架体系内。促进房价上涨的因素太多了,我们可以花一整天来讨论。他们可以在图文巴买房子,因为那里的房子非常漂亮。